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学校概况 >> 百年校史
才喜蓬勃      却遭“文革”(1949——1976)
发布人: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2008-03-31
         建国之后的十七年是建瓯一中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这一阶段的发展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进行的。在1949-1965年的十七年里,国家面临着一方面要医治战争遗留的创伤、恢复国民经济的发展,而后又遭遇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以及中苏关系破裂等各种艰难的环境。但是,省瓯中在艰难的环境中不断地变革,规模不断扩大,与县中、培汉中学合并统一,建立“福建省立建瓯中学”,成为当时建瓯唯一的一所完中,并于1956年更名为“福建省建瓯第一中学”,首次与当今校名相同。

 然而,到1966-197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在这十年“文革”中,建瓯一中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阻碍,正常的教学秩序全被打乱,全校师生仍竭尽全力,搞好教育教学工作,但学校的发展直到1976年拨乱反正后,才走上正常的发展轨道。

4 三校合并喜成一统     瓯中发展高唱新歌(1949——1952

 1949513日建瓯解放。1949516日,省瓯中成立临时校务委员会主持校务,由周高望任教务主任代理校长。同年6月,改由李子实代行校长职务。自1906年建郡中学堂设立开始到19497月,省瓯中建校经受了朝代的变更、政局的变动,历44载,8易校名,5迁校址,4更监督,17任校长,毕业校友1391人。其中预科毕业5届,共91人;旧制中学毕业13届,共265人;新制初中毕业28届,共746人;普通高中毕业7届,共219人;高中师范科毕业3届,共32人;师范本科毕业1届,共11人;一年制体育班毕业1届,27人。到19495月解放时,省瓯中有12个班,学生412人,教职工35人。

 19498月,奉建瓯军管会通令,将省瓯中和县中合并,校名改为“建瓯县人民中学”。委任林肇基、张佩瑾、黄葵、蔡伟绪及地委宣传部郭国柱科长等五人组织校务委员会,推林肇基、张佩瑾任正、副主委(即正副校长)。校址从黄华山迁到县中校舍(即今西大街“御花苑”处)。194911月,校名改称“福建省立建瓯中学”。19502月,建阳专员公署委任林肇基、蔡伟绪分任正、副校长。19513月,林肇基离职,校务由蔡伟绪负责。

 1949年,私立培汉中学成立“董事会”,特聘卓集成为首任董事长。19527月奉专署指示,私立培汉中学与省立建瓯中学合并,委王玉珩为副校长,并组成工作组进校协助工作。同年9月合并工作完成,高初中两部分分别在培汉男生部(较场巷址,今建瓯一中校址处)与西大街校址上课。至此,省瓯中、县中、培汉中学三校已成一统。“福建省立建瓯中学”成为当时建瓯唯一的一所完中。此时,学校规模是20个班,学生924人,教职工62人。工作组撤消后,专署提升王玉珩为校长,并派周启谦为副校长,徐比胜为教务主任。值得一提的是,私立培汉中学从建校时统计起,培养的人才有上千人之多。

 在课程设置方面,新中国成立后废除公民课程、童子军管理模式,其余课程照旧沿用。1950年秋,设政治、国文、数学、物理、化学、博物、历史、地理、生理卫生、音乐、美术、体育等科,另选修外国语,初三和高三取消美术、音乐,增设中国革命问题。每年级课程1012门,每周上课2527课时。1952年,开始采用苏联的教学计划和部分学科的教材。学制方面,仍沿袭“三三制”。

 新中国成立前夕,学校展开热爱新中国的教育,培养学生对新中国的热爱之情,激发了全校师生的爱国热忱。19495月下旬,进军西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军政大学五分校在建瓯招生,省瓯中师生蓝昆碧、佘交太、滕祥、何瑶宣(女)、郑致平等20余人考取参军,辗转多省,进驻贵州。6月,还有师生雷寿藏、张义汉、陈仕春、雷耀久等23人参加福建公学(1949619日在省瓯中原黄华山旧址创办,校长曾镜冰)学习。新中国成立后,全校师生在军管会的领导下,积极上街宣传土地改革、婚姻法,揭露反动道会门罪行等,演出《小二黑结婚》、《兄妹开荒》、《刘胡兰》、《白毛女》、《赤叶河》、《打渔杀家》、《十五贯》、《太平桥》等剧目。还积极参加慰问解放军、支前和庆祝建军节、国庆等活动。省瓯中师生共72人参加土改工作队,下乡开展清匪反霸斗争。其中既有蔡伟绪、吴璋甫、罗长煊、彭霖辉等4位青年教师,也有傅启杰、魏赛珍、张海金等68位青年学生。后又进行土整工作。

 19506月,美国发动侵略朝鲜战争,战火逼近鸭绿江边,严重威胁我国安全。党中央果断地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定。省瓯中有计划地开展了抗美援朝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全校师生投入到“抗美援朝、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三大运动中去。教师张士英在大礼堂为全校学生开设抗美援朝政治课讲座。同时,学校还组织师生上街进行各种宣传活动,出墙报、广播等。当时省瓯中高二年级的黄奕清、黄绍和、林孝钟、张文治、刘荃瑞等几位同学还利用课余时间到水西伐木场拉板皮上街叫卖,卖得的钱捐给国家购置飞机大炮,受到了学校的表扬。不少教职工也积极捐款为抗美援朝出一份力。此外,国家当时在全国招收一批青年学生参加军事干部学校学习。省瓯中有学生三十余人报名,滕祥、何实诚、江久燊、杨旺银等11人被录取。其中,滕祥、蔡启泉、林果三人被选送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英语,毕业后分配外交部,先后派往我国驻外使领馆任职,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外交官。其余卓松然、王德鸣、李名辉、穆贤松、郑崇华五人则被华东空军司令部干部教导总队录用,后均转业地方。1951年元旦,又有吴兆如、何琼瑄等省瓯中学生约20余人参军。

 新中国成立后,我校师生参加土改工作队、参军、宣传和捐款为抗美援朝购置飞机大炮等发扬革命传统的爱国举动在校史上又添上了一笔浓彩。

5 建国后教育实堪喜    文革前成绩更可贺(1953——1965

 1953年,松溪、政和、邵武、光泽、建阳、崇安6县高中学生及教职工16人并入省立建瓯中学。同年,省立建瓯中学成立校党支部,书记为王玉珩,副书记张道轩。张枝钦、黄泉碧、黄津智为校第一批共产党员。1954年,省立建瓯中学贯彻国务院“整顿巩固、重点发展、提高质量、稳步前进”的方针,开展劳动教育,对优秀的工农子弟实行升学保送制度,添办师范班。1955年秋,省立建瓯中学教师集中参加肃反运动。1956年春,“肃反运动”结束,王玉珩调专署任教育科长,唐利民接任校长。唐利民,系山西南下干部,是当时建瓯县委委员,任期十年(1956-1966)。他接任建瓯一中校长后,工作认真,坚持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贯彻党对知识分子的政策。1956年秋,在原县中旧址(西大街址)办第二中学。从这时起,“福建省立建瓯中学”遂改称“福建省建瓯第一中学”(简称“建瓯一中”),校址就在较场巷(今建瓯一中校址处)。学校设置了人民助学金,学习苏联,采用5分记分法,增设手工劳动课,新建成实验楼、教室、礼堂,扩建大操场。

 1958年,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指引下,全民大炼钢铁,“赶超英美”。学校也组织师生到东安仕坑山上烧木炭,到鲁口石门铁厂打矿石、站高炉、拉风箱,校内也办农药厂、铁厂,炼出生铁45吨。1959年开展“拔白旗、反右倾”运动,全校师生开荒百余亩,办起校办农场、农药厂、化肥厂、农具厂、木工厂等,实行勤工俭学,开展劳动技术教育。19591226日,学校曾隆重举行建校五十四周年暨建国后十周年庆典活动。1960-1962年,由于自然、人为灾害,加上中苏关系破裂、苏联逼债,全国处于特大困难时期,建瓯一中师生粮食也实行定量供给。但是师生团结一致,在条件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坚持开展正常的教学教育活动。1960年,全校师生响应党中央关于全民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号召,大搞生产自救,种菜、种粮、养猪等。当时,师生种蔬菜70余亩、种小麦60余亩,收蔬菜85000多斤,小麦万余斤。学校组织师生300多人下乡挖岩肝(一种野生植物,根可吃)、葛根(一种野生植物,根可磨粉,能吃)45000多斤,解决师生生活自给问题。学校教育稳步发展,展现出一派崭新面貌。

 1961年,建瓯一中贯彻党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在初一、初二开设“三二”“三三”制学制改革试点。玉山五中并入一中。当年高考报考63人,录取39人。1962年,建瓯一中被列为省56所重点中学之一。1963年,学校开展学雷锋活动,评出“三好生”(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64人。同时校文体活动活跃,师生公演《洪湖赤卫队》《红珊瑚》《赤叶河》等歌剧,产生良好的社会反响。1965年,学校贯彻党中央关于“减轻学生负担,提高教学质量”的指示,在初高中搞试点班,建成理化、生物实验大楼,落成室内体育馆。许多学生响应毛泽东主席号召,到大江大河锻炼;学校积极开展革命传统教育等活动。

 当然,由于受当时“极左”思潮影响,学校也走过了一段坎坷历程。比如,1957年反右运动,一些教师受到不应有的伤害,被错划为“右派”分子的有6位教师,占全体教工数的十分之一。1964年开展“四清”运动,有3位教师被“清洗”回家。

 在课程设置方面,逐年进行相应的调整。1954年,英语改为俄语。1956年,语文分为汉语和文学两科,增设手工劳动课。1958年,增设劳动课,汉语和文学又合为语文科,算术、三角、几何合为数学科。1961年,数学改为代数、几何(平面几何、立体几何、解析几何)、三角,初中增设俄语。1962年,初中政治课学《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社会发展简史》。高中学《道德品质教育》、《辩证唯物主义常识》。

 建国初期,省瓯中不断向大学输送品学兼优的学生,如1956届高中毕业生中,有黄津智、刘燕祥、周启龙、邬海燕、叶扬节、许友仁、蔡高元、林吉楠、饶友升9位同学被青岛海军学校录取。1964年,建瓯一中高考报考116人,录取大专院校70人。令人欣慰的是:1949年到1965年,建瓯一中共毕业17届,共388班,其中初中246班,高中142班;毕业校友共16104人,其中初中10787人,高中5317人。为全国大专院校输送了近800名合格新生。建瓯一中人在文革前17年中不断将教育推向前进。

6 历浩劫老师遭批斗       叹动乱教育陷波折(1966——1976

 到1966年初夏,建瓯一中已初具规模,设有30个教学班,拥有学生1328名,教职工104人,成为当时闽北山区最大的完全中学之一。但是,随着19665月底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爆发,教育领域成为重点的“革命对象”,我校的发展也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19666月份,建瓯一中师生开始批判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批判“三家村”(邓拓、吴晗、廖沫沙)。196662日,校内出现了第一张大字报,打响了轰击学校领导和教师的大炮。校长唐利民受到冲击,校长权力被削弱。619日傍晚,时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来校,在大礼堂对师生作“文化大革命”的动员报告。当晚,在大操场就批斗了几位教师。接着,一批老中青教师陆续遭到批斗,先后惨遭迫害的学校领导、教师达83人。624日,县委派工作组进驻一中,接着又派刘镇保来校当校长。7月,学校停课闹革命,教学秩序荡然无存,陷于瘫痪状态,桌椅、图书、仪器大量被盗被毁,刘镇保校长也有名无实。学生成立“红卫兵”组织,反动血统论“老子革命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充斥校园。学生被人为地分为“红五类”“黑五类”,使很多学生心灵受到严重创伤。随后,师生写大字报,开始抄家(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历史反革命分子等的家),破“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赴京或到各地串连取经等。师生先后成立了“10·18战斗兵团”“11·3战斗兵团”“长征野战兵团”等群众组织。

 19671月,全国停止大串联。但建瓯一中校园却出现了激烈的两派(“4·25”和“八一兵团”)“文攻武卫”和夺权斗争。先后发生了“1·24”冲击武装部、“4·25” 争夺批判权、“5·1”大游行冲突、“5·5”南街头静坐、“7·16”鼓楼武斗等事件。由于两派(“4·25”属于县“造反派”组织,“八一”属于县“大联合”组织)未能形成对峙力量,尚未造成大的人员伤亡事件。同年,建瓯一中改称“福建省建瓯红卫中学”(以下简称“红卫中学”)。1968年春,“复课闹革命”,初中开始招生。10月,原6795部队连长吴永德率“军宣队”、“工宣队”“贫宣队”(即解放军、工人、贫下中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校,县二中并入。

 1969年,红卫中学原高、初中一、二年级(即原1967届和1968届高、初中毕业生。当时,高二4个班、高一4个班,初二6个班、初一6个班)学生2529人未修完原定课程,当作毕业全被送出校门。连1966届高三3个班和初三6个班,这些学生就是后来人们习惯称之为“老三届”。这批“老三届”学生于当年1月份,到农村插队落户(即后来人们习惯称之为 “知青”)。2月,“红卫中学”的教师参加“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参加“斗、批、改”,在穆墩等地建成“学农基地”,办起了校外农场,计有山地36亩、水田26亩。31日晚召开“三结合”的“建瓯中学革命委员会”成立庆祝大会,改校长为革委会主任。“建瓯中学革命委员会”由委员19人组成,吴永德任主任,陆月寿、邱家泉、谢慈睦三人任副主任。此时,“红卫中学”更名为“福建省建瓯中学”(以下简称“建瓯中学”)。9月,学校设立连排建制,年级为“连”,班级为“排”,共设15个排。

 19717月,建瓯县革命委员会派江明星到校主持工作。秋,恢复高中招生,采取推荐选拔法,学制为初中二年。高中二年。19721月,建阳地区任命江明星为校革命委员会主任。5月,建阳地区委叶挺惠任校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副主任还有谌绍亨。开始整顿学校秩序。

 从1968年复课闹革命到1970年秋季前,这期间,学校教学既无大纲指导,又无统一教材,只是随心所欲地安排学生学工、学农、学军、学医。在“以阶级斗争为纲”极左思想的指导下,无视学校教育的自身发展规律,在教育领域甚至提出了“教育也要学大寨”等荒唐口号。1970年秋季,学校开始使用省编统一教材,课程设政治、语文、数学、工业基础知识、农业基础知识、体育、音乐、美术等科,但仅教师有教科书,学生没课本。1972年春,学校才增设英语科。1976年,设政治、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农业基础知识、历史、地理、体育、音乐、美术等科目。共有科目8-10门。1966年下半年至1978年,学制改为“二二制”,即初中、高中各2年。后来学“朝农”(辽宁朝阳农学院)经验,推行“开门办学”。56位工农兼职教师上讲台给学生上课,虽然给学生带来了一些实践知识,但由于强调其政治意义而往往安排不当,对正常的教学秩序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学校还在小桥公社西边电站,后塘、阳泽大队建立了学工学农学医基地。其间,由于阶级斗争诸多干扰,使正常的教学工作频遭破坏,教学秩序混乱,教学质量无从谈起。学生也是“学不学都上学,会不会都插队”。他们和“老三届”一样。都是“被耽误”了的一代。

 须提到的是:1972届高二(二年制)毕业8个班(含196619671968届初中毕业入学的学生),初二(二年制)11个班。1973届高中推迟半年后毕业。1974届(改制)毕业高二9个班、初二11个班,一个师范班。1975届毕业高二8个班、初二6个班,一个师范班。1976届毕业高中8个班、初二10个班。

 197610月,“四人帮”(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垮台,师生召开声讨“四人帮”罪行大会。教育逐渐出现了崭新的气象,11月,建瓯一中贯彻“抓纲治校”战略决策,校园开始恢复生机,迎来教育的春天。


敬请扫描关注